in

Members <br> Only

【堅離地報聯盟:端傳媒】頻繁「翻車」的抗疫宣傳:中國領導層是否陷入了「回聲室危機」?

【按:本月堅離地報聯盟挑選的端傳媒付費文章推介,來自作者昌西,關於上海「抗疫」如何突顯中共高層脫離現實,造成中共「大內宣」不斷自打嘴巴的罕見漏洞,可能對未來國內外發展有深遠影響。】自3月28日「封控核酸篩查」起,上海市已在「足不出戶」疫情封鎖當中度過了超過兩週的時間。儘管在微信、微博等中國社交媒體上出現了諸多關於封控導致的次生危害及人員傷亡,但對於上海本地電視媒體東方衞視而言,他們的工作重心則放在了籌劃一檔眾星雲集的抗疫特別節目。根據搜狐娛樂4月12日對東方衞視聯合BiliBili抗疫特別節目的報導,這一份事先被公布在社交媒體上的節目單中將會露面的嘉賓可謂份量重大。出演嘉賓包括了例如姚明、蘇炳添、范志毅等體育明星,也有關曉彤、張藝興、王一博、江疏影等一線娛樂明星。本檔節目共分為四章,分別為「決心、信心、暖心、齊心守滬」,具體的節目包括詩朗誦、歌曲、故事講述,和樂器演奏。但這檔具備諸多宣傳性晚會特性的節目,在社交媒體上並沒有取得積極的反響:特別節目絲毫沒有提及上海市民正在遭受到苦難,與上海市由於封城出現的父母與子女分離、老人無法得到救治而因病離世等等事件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在原本的宣傳貼文下,大量微博用戶指責這樣的活動是自說自話,亦不在意普通民眾的死活,更沒有幫助解決由於封控帶來的物資停供、基本生活受到影響的實際問題。這場晚會也遇到了其他方面的爭議:知名中國內地作詞人王海濤指責東方衞視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強行使用其作品,並將與東方衞視的溝通過程通過微信朋友圈曝光。在遭到中國社交媒體用戶的抵制後,東方衞視被迫暫緩播出原本策劃的抗疫特別節目。在4月12日發布的的官方微博中寫到:「感謝大家對東方衞視節目的關心。以雲錄制方式製作的公益性專題節目《眾志成城 同心守滬——東方衞視抗疫特別節目》明晚(4月13日)暫緩播出。歡迎大家對我們的工作提出寶貴意見。」但根據微博用戶的貼文,在面對負面輿論事件後,東方衞視與中國網信部門封禁了「東方衞視抗疫特別晚會節目單」的微博話題,封殺了原本被大量轉載的節目單長圖,而且對官方微博進行了評論控制:「做錯事沒有擔當不道歉偷偷銷毀痕跡關閉評論,疫情期間所有頻道粉飾太平,不以人民至上要求自己,迷失了做媒體最基本的價值觀。」東方衞視抗疫晚會並非疫情以來中國對內宣傳的首次「翻車事件」:3月30日,長春市委宣布處分兩名主導「曬曬我家蔬菜包」活動的官員:「近日,疫情防控提級,群眾『買菜難』問題比較突出,長春市直機關黨工委、市委網信辦工作不嚴不實,開展黨員幹部『曬曬我家蔬菜包』活動,造成不良影響。」諷刺的是,這樣的物資供應宣傳問題在今年1月份西安封鎖時就已出現過:《21世紀經濟報導》文中雪中送炭贈送物資的行動,被微博用戶指出是服務市政府家屬院和省人大家屬院。顯然,不論是長春市委網信辦主任,還是東方衞視的有關領導,都沒能從發生在2022年1月的西安封城事件中汲取教訓。在中國政府對內對外的宣傳當中,「翻車」並不罕見。但與這些年不同的是,近期發生的翻車事件性質發生了變化:一部分的翻車,是因為意識形態領域的爭議,例如民眾針對外交部反擊美國人權問題、共青團攻擊女權主義者等低質量意識型態宣傳表達的反感和諷刺;而目前的很多情況,是因政府官員與宣傳系統對現實情況的認知與判斷,與民眾的感觀產生巨大落差而造成的翻車事件。過於成功的審查制度與網絡防火牆最早關於中國網絡審查與防火牆的記錄來自於21世紀初,屬於中國公安部「金盾工程」的重要部分。而對於絕大多數互聯網用戶來說,中國網絡審查制度第一次顯著影響到互聯網生態當屬2010年——由於拒絕配合中國政府的審查要求,谷歌退出中國市場。隨後,例如Facebook,Instagram,Twitter,Reddit等社交媒體紛紛被中國政府屏蔽。這種網絡審查進一步演化成了供應商的自我審查,TikTok、領英等服務自行分割了中國內外的用戶,而微信也在逐步實施對中國國境內外用戶的分離行動。雖然能夠翻越中國防火牆的應用及VPN服務一直存在,但不可否認的是,網絡防火牆的出現,成功使得大部分中國互聯網用戶無法訪問那些不接受中國政府審查的網站與應用程序。而對於在中國網絡防火牆之內的網站來說,他們能夠在中國境內運行的條件,就是接受中國官方的內容審查。例如微軟旗下的搜索引擎必應曾遵守中國本地法律,暫停搜索自動建議功能30天,或者是頻繁接收並執行來自中國中央及地方網信辦的指令,控制內容與輿論引導。對於一般的網站與手機資訊客戶端,這些指令常常意味著刪除稿件,取消發布某些稿件,或者是調整一些新聞內容的位置。對於微博、微信這些功能更加複雜的社交媒體,這其中還包括封禁一些用戶的帳戶,屏蔽一些關鍵詞彙的搜索和顯示。對於例如抖音、小紅書、今日頭條等依靠算法推薦的內容資訊平台,指令的範圍也會擴大到限制部分內容的展示地區、展示頻率,以及面對的用戶群體。除了壓制對中國共產黨及各級政府不利,或者是被認為負面的內容,審查制度與網信辦指令也會對顯著位置內容進行引導和規定。例如,在網易、搜狐、新浪等門戶網站的頭條,必須要突出習近平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或者是網信部門要求置頂的宣傳內容。自中國政府在2015年提出,2016年開始施行「網絡安全法」以來,可謂堵住了對己不利信息的最後一個「漏洞」。而這些針對互聯網的限制,也從起初的對服務商、網站、媒體等機構,進一步擴大到每一個使用互聯網的用戶身上。在2017年6月實施「網絡安全法」後,百度貼吧宣布,需要用戶實名認證,才能夠使用全部功能。而在2022年3月末,微博已經開始將每一名用戶的IP地址公開到資料頁當中。這些行動,本質上限制了網絡為普通民眾提供的隱私保護與發聲便利。這些網絡方面的組合拳,再加上十年時間已經培育成型的網路時代宣傳部、廣電審查體系,以及將外部世界隔絕的網絡防火牆,完整地抑制了任何有組織性的不同政見聲音的存在與傳播。但與此同時,在審查制度與網絡防火牆的巨大成功之下,中國政府的宣傳機構彷彿成為了在拳台上毆打稻草人的表演藝術家。黨內對宣傳部門賦予的「輿論鬥爭」、「連繫人民」等功能,在習上台後的幾年一度取得了改革開放之後前所未有的成功,但在奧密克戎疫情今年擴散導致全國多地陸續封禁的情況下,這種毆打「沙袋」的表演性話術,也開始遭到了台下觀眾的非議與不滿。向上負責2020年3月,時任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要求在市民中開展「感恩教育」。根據《長江日報》在2020年3月7日的報導,王忠林在3月6日晚召開的疫情防控指揮部視頻調度會議中提到:「武漢人民是英雄的人民,也是懂得感恩的人民。要通過多種形式的宣傳教育活動,在廣大市民、黨員幹部中開展感恩教育,聽黨話、跟黨走,形成強大正能量。」這樣的言論遭到了民眾的批評,BBC中文的報導說,在中國當局應對疫情展開的輿論「正能量」宣傳戰中,王忠林的此番講話被評論為「用力過猛」、「翻車」,刺激出來的民意反彈是當局最不希望看到的。雖然這是一個失敗的宣傳口號,但從「感恩教育」事件當中可以看出,這番話語實際上體現了在中國的當下體制,主要官員首先需要對「黨中央」,而非普通民眾負責的政治現實。雖然中國的對內宣傳中極力避免暴露這一事實,或者是利用對文字的曲解混淆現實狀況,但這種「對上不對下」的真實運行卻在政府的各個決策環節,以及一部分與民眾的溝通當中完全暴露。我們通常認為,宣傳是政府機構在與民眾溝通時採取的技巧,但在近些年,宣傳話語也成為了各級政府對上級政策的公開表態與表示支持的一種方式。當普通民眾已經不再是政府試圖與之溝通的對象時,宣傳部門的話語出現背道而馳的失敗,便不再令人感到意外。回到本輪上海市的封鎖控制,此前在東方衞視特別晚會事件中批評上海官方的馬鋭拉也曾在微博中提到:「上海市委宣傳部,市長熱線,上海發布,多看看微博同城中的求助信息吧,別看文廣的新聞了,不然以虛假信息來指導工作,還會再出一次東方衞視抗疫晚會的笑話。」這樣的呼喊,本質上還在以上海地方官員應該將民眾需求放在首位作為假設。但在「感恩教育」、「抗疫晚會」、「黨員曬菜」等等宣傳計畫出現後,這種政府服務民眾的假設變得愈發不可靠。外加上海警方出動無人機要求民眾「控制靈魂對自由的渴望」等事件,這些真實發生的問題讓更多民眾理解到如今的政府的首要職責並非服務民眾,而是執行來自「上面」的政策方向。當我們查閲官員簡歷時,只能發現現實過於骨感:提出感恩教育的王忠林並沒有因為這套毫無同情心的「感恩教育」遭到責罰。在2021年5月,這位從濟南市委書記調任武漢市委書記領導抗疫的官員成為了湖北省省長,更在2021年9月加上了湖北省紅十字會名譽會長的頭銜。可見,對上層的效忠收到了回報。上行下效在中國最大的城市進入封鎖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露面也成為了人們關注的內容。根據新華網「習近平報導專集」的記載,在上海進入封控後,習近平分別在3月30日參加了「首都義務植樹活動」,3月31日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在4月8日,出席了「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總結表彰大會」,而在這一次會議上,「谷愛凌愛吃餡餅」的社交媒體短視頻成為了刺激上海被封控民眾的一條信息。雖然上海封控暴露出的問題越來越多,但是習近平並沒有針對上海或者長春的疫情問題做出公開表態。在4月11日開始,習近平前往海南考察調研。在超過兩週的時間內,習近平並沒有對全國都在關注的疫情進行表態或發言。唯一與疫情有關的內容,是在表彰冬奧會與冬殘奧會時,提到了的閉環模式防止參賽者與社會交叉感染。但將此理解為對上海與吉林疫情的表態顯然過於牽強。從新華網圍繞習近平的報導來看,中國政府的最高層宣傳方針依然圍繞著「宏大敘事」體現的「國家強大」,對於正在發生的,牽涉普通民眾生計的問題,則選擇了迴避或降級處理。直到4月13日,新華社引用習近平講到:「要克服麻痺思想、厭戰情緒、僥幸心理、鬆勁心態,針對病毒變異的新特點,提高科學精準防控本領,完善各種應急預案,嚴格落實常態化防控措施,最大限度減少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在這一次公開發聲中,總書記並未特別提到上海或者吉林省的情況,但著重強調了堅持「清零政策」,杜絕「厭戰」、「僥倖」、「麻痺」等心態。面對來自國家元首的無視和沈默,例如「盛世眼下谷哀零,淞滬百姓夢碗粥」這樣的句子直接總結了目前中國政府對內宣傳的軟肋。在對政府封鎖政策表達不滿時,有網民甚至還採取了「舉著紅旗反紅旗」的策略,用毛澤東在1949年5月29日的新華社社論中提到的:「全中國與全世界的人民,甚至我們的敵人都將以上海工作的好壞,來考驗我們黨有無管理大城市及全國的能力」來譏諷目前上海防疫問題的亂象。在國家級媒體和宣傳資料裏,已完全看不到普通民眾生活所面臨的挑戰。回聲室危機中國眼下的宣傳部門與最高層對現實的認知問題,恐怕與俄羅斯的情況非常相像。在回溯為何俄羅斯總統普京會對入侵烏克蘭形勢造成誤判時,《華盛頓郵報》的報導寫下了這樣一段話:「當美國和歐洲的官員們試圖理解為何普京對烏克蘭局勢有如此大的誤判時,他們看到的,是一個過於自信的、被孤立的領導人。他被偏頗和有傾向性的信息困擾,並且在沒有諮詢自己全部顧問的情況下貿然做出災難性決定。」在這篇報導裏,還提到了普京不使用智能手機,很少上網。在過去的幾年內,普京致力於樹立極為專制的政府,打壓獨立媒體,使得政府缺乏任何有建設性的反饋和反對聲音。根據美國與歐洲的官員情報,普京在一個回聲室(echo chamber)一般的環境裡工作,身邊的顧問從來不會給他帶來壞消息,並有意弱化了俄國情報部門報告的關於入侵烏克蘭的負面消息。顯然,「回聲室危機」已經影響了普京的判斷,而他的最終判斷令俄羅斯陷入了一場打不贏的戰爭及經濟制裁的雙重困擾。而在中國,上述困擾政府高層判斷能力的因素已然存在。不論是被仔細審查的線上線下輿論,還是圍繞著最高領導人的宣傳方針,都有一種打造「平行時空」、脱離實際現實、無視普通民眾訴求的回聲室跡象。觀察這場「清零戰役」當中的種種亂象及失敗宣傳,讓人不得不懷疑回聲室危機已經出現。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事件發生後,中國由起初的網絡輿論造勢,到隨後艱難搏得平衡,又從另外一個方面體現了領導層對於局勢判斷出現失誤的危險。而從西安,到吉林,再到上海,能夠看到這樣的回聲室,也正在影響越來越多的政府官員。這對中國接下來無法停歇的「抗疫」戰爭有何影響?恐怕情況會很難令人感到樂觀。Source: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420-opinion-china-propoganda-failure/...
To view this content, you must be a member of Simon's Patreon at $1 or more
Unlock with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