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國際運動場:世界盃特輯 ⚽️🇮🇷】伊朗國家隊球員支持綠色革命、支持反政府運動,不怕後果嗎?(二)

【國際運動場:世界盃特輯 ⚽️🇮🇷】伊朗國家隊球員支持綠色革命、支持反政府運動,不怕後果嗎?(二)

由於伊朗足球是最能登上國際舞台的伊朗運動之一,球員除了成為國家的形象大使,也是國內抗爭傳播到世界的重要中轉站。伊朗一級球星多選擇德國外流,除因兩國足球風格近似,也因德國是伊朗最大國際貿易伙伴,何況歷史上,伊朗也有利用德國抗衡英、美、俄影響力的傳統。

本來伊朗球員在外國效力期間,也難以避開政治壓力,很容易裏外不是人。例如2006年德國主辦世界盃時,有猶太組織曾要求德國拒絕伊朗球員入境,又有德國傳媒製造了「伊朗球員是自殺式襲擊者」的漫畫,諷刺這些球員效力專制國家。2007年,德國青年國家隊成員迪查加由於是伊朗出生的新移民,經過重重考慮,決定拒絕代表德國出戰以色列國家隊,這令他飽受德國輿論批評。剛談過的前隊長蘇查爾曾效力希臘球會彭里安奧斯(Panionios),有次作客以色列而隨隊,打破伊朗對國民不能接觸以色列的禁令,一度被逐出國家隊,最終卻因為大量球迷抗議才獲重召。但近年外流伊朗球員越來越勇敢談論、批評本國政治,被視為海外伊朗人的良心,越來越受到所在國家的歡迎和敬重。

最高度戲劇性的伊朗球員抗爭出現在2009年,伊朗出現「綠色革命」,改革派候選人穆薩維在總統選舉以高民望落敗,神權政府被廣大群眾認為主導了舞弊,爆發了全國抗議運動。當時在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關鍵一仗,幾位最著名的伊朗國家隊球星戴上象徵穆薩維的綠色腕帶,公然支持「綠色革命」,事後紛紛退出國家隊,有傳是被「強制退役」,也有傳被沒收護照;有些後來獲重召,有些就要徹底告別國家隊生涯。雖然革命不成功,不像翌年埃及、突尼西亞等國爆發的「茉莉花革命」,但伊朗人民的抗爭傳統卻持續至今。當時戴上綠色手帶的,包括了廣為球迷熟悉、效力德國的伊朗球王馬達維基亞(Mehdi Mahdavikia),他在1998年世界盃射入關鍵入球,戰勝國家宿敵美國隊,更至今被視為民族英雄,但2009年之後,他就被強制退役。

另一位公開支持綠色革命的,是過去十年伊朗的最佳球員、歷史上代表伊朗隊次數最多的球王卡里米(Ali Karimi),他在最盛時期效力德國班霸拜仁慕尼黑,雖然他們的行為會在國家隊內部受到壓力,卻在德國極受尊敬。卡里米被容忍留在國家隊,多少因為當時國際足協公開向伊朗足協發信,伊朗只能回應說「沒有球員因而被紀律行動制裁」,以免被制裁;何況要是一次過趕走全部主力,實在無以為繼,但卡里米的抗爭精神,並沒有絲毫減弱。不久前,伊朗因為少女Amini被殺,爆發全國反政府運動,政府殘暴鎮壓,卡里米這次又是公開支持,更將自己有一千三百萬人follow的IG 化為反政府資訊平台,教導伊朗人如何繞過政府的禁網翻牆,更在IG 批評政府「就算是用聖水,也不能洗刷 Amini 被殺的污穢」。這次伊朗政府忍無可忍,宣佈以「煽動暴亂罪」缺席拘捕身在阿聯酋的卡里米,並充公了他的國內資產。

2019年退役的隊長蘇查爾,除了支持女權,也是2009年支持「綠色革命」的球員之一,當時他除了戴上綠色手帶,還穿上綠色內衣,準備慶祝時宣示立場。而繼他擔任隊長的現任隊長、此刻在卡塔爾領軍的哈吉薩菲(Ehsan Hajsafi),也出人意表的剛作出明確政治表態。這位一如其他伊朗球員曾效力德國、現效力希臘球會AEK雅典的伊朗隊長在卡塔爾世界盃的記者會上,在沒有記者提問政治問題的情況下,以隊長身份主動表示「國家狀況並不正確、伊朗人民並不快樂」,說隊員感同身受、也不開心,因此要「為伊朗人民而戰」,「為了勇敢的伊朗人民入球」,以達到「伊朗局勢符合民意改變」的目標。能夠說到這份上,大概也預計了秋後算賬的後果,也是豁出去了。結果在第一場比賽,全體伊朗球員都刻意沒有唱國歌,作為對伊朗政權的無聲抗議,這樣的勇氣,固然有期望「法不責眾」的成份在內,但同時也是難能可貴的團隊精神。

伊朗政府自然擔心國內群眾聚集觀看世界盃,隨時成為大型運動的導火線,而這種草木皆兵的政權,要鎮壓從來不手軟。要是伊朗在本屆有突破性表現,反而隨時成為政權心腹大患。

▶️ 延伸視頻:伊朗國家隊球員的「五大訴求」:公開挑戰國內極權的國家良心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JIg0Lt-CXQ

To report this post you need to login first.

Leave a Reply